[生產紀錄]台北馬偕38週剖腹產分享,半身麻醉一點都不可怕,保溫毯和術後止痛千萬不要省!

來到月子中心快兩個禮拜了,終於有時間來回憶一下生產當天的情況。

對於生產方式我跟先生都沒什麼太大意見,小咪想怎麼出生就怎麼出生,孕中期就跟小咪說,妳想怎麼出生都可以,只要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所以孕後期36週產檢因為胎位不正,醫生說那就約一個日子剖腹產吧,聽到這個結果我也很OK,只不過先前被前一個醫生說有早產的可能性,所以此時此刻我最害怕產兆突然找上門,那是我最不願意等到的,速速約了滿38週醫生有執刀的時間,產檢完後天天都對小咪說:媽咪都跟醫生約好了喔,妳也要遵守約定乖乖待到約定好的那一天喔!

2020年6月16日中午收到住院通知是福音樓單人房,感謝小咪讓我順利排到單人房,下午15點前就入院待產測胎心音、胎動、宮縮,18點去吃了拉麵當產前大餐,19點洗澡,20點在手上留針,23點多喝了最後一口水後開始空腹,這時候我還沒有很緊張,還跟先生聊天。

我很不耐餓,先前就跟醫生說我要早上的第一檯刀,所以6月17日早上大概6點多吧,護士來打點滴裝尿管了,裝尿管一開始有點酸酸的,有點難適應那種異物感(異物感消失之後經常忘記自己有裝尿管…),當下超不舒服,這時候我肚子開始好餓,還好點滴稍微消除了飢餓感,覺得餓肚子真的是人生最崩潰的事情之一。大約八點還是八點半,我的產檢醫生也是執刀醫生王亮凱來看看我也對我加油打氣,九點半左右我換了一張床,準備推進手術室。

一進到手術室,我第一個想法是「手術室怎麼這麼熱鬧?」鬧哄哄的好像一個小型菜市場,好多人換上綠色的手術服坐在一邊等待著,只有我是躺在床上暫時被推放在路中央,等著等著我開始想睡了,然後半夢半醒之間好像輪到我了,護士對了身份、問著知道自己今天是來做什麼手術、一些術前需要再三確認的問題,被推進開刀房了,這時候換上一張更小的床。

這時候我也不知道是幾點,三四個護士小心翼翼的協助我換床,大著一顆肚子真的很難移動身體,於是我嚷嚷著我自己來,配合呼吸吐氣好不容易躺好開始全身發抖,我很確定我不是緊張,我超級好奇在我身邊來來回回的醫生護士們,但是開刀房怎麼會這麼霹靂無敵冷啊!我邊抖邊喊好冷,護士趕緊幫我鋪上我自費的保溫毯,因為近視800度,我眼中的保溫毯救星像是一張薄薄的塑膠袋,然後充著暖氣,馬上從脖子到腳都暖暖的,好慶幸自己有自費2000元手術全期熱空氣式保溫毯保暖,不然抖到我牙齒狂打架根本講不出話,真的太冷了!

暖好了身體,護士開始問體重,我知道她們要準備幫我打麻醉了,回答體重之後,護士說我看不出來有胖,小聊一下護士知道我孕前才40公斤直接說「妳很適合懷孕耶」,我哭笑不得,接著來到整場手術中我最害怕的一個階段了,我超級怕打針,任何要插到身體的針都會讓我很恐懼,產前文章沒有少看少爬,網友媽媽們說那根針有多粗、多可怕、多痛、多酸、打不好要重打這些恐怖的字眼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抽血打針留針都有先生在旁邊陪著我,我頂多就是看著他然後眼眶泛淚,但現在我一個人沒人陪啊!喔不對,小咪還在我肚子裡開趴替。

護士要我側躺捲成蝦子狀,要我盡全力把膝蓋往肚子靠,然後開始等著麻醉師下針那一刻,因為太需要有人安撫,我竟然開口問護士可以跟我聊天嗎?當然護士沒有跟我聊天,但是有很好心的騰出一隻手讓我握著,就在我差點把護士的手捏斷的時候,背後傳來窸窸窣窣有點嚴肅的談話聲讓我很緊張,仔細一聽,麻醉師一邊指著我的脊椎一邊在解釋我的脊椎弧度?還是彎度?然後對著其他人解釋等等要下針的位置,講什麼我是聽不懂,但是聽起來他好像在做教學???嗚嗚嗚,知不知道我很緊張啊~~~

緊張到我問著護士醫生在幹嘛?在教學?護士可能發現我知道身邊有實習醫生,安撫我說「放心,麻醉師是主任,等等要打針的時候會告訴我」然後偷偷扳開快被我捏斷的手指,聽到是主任的時候我確實放心了不少,接著開始消毒我的背,涼涼的感覺又讓我緊張感滿到快爆炸,好像消毒了兩次,然後我感覺我的背被蓋上了一張紙,在我想像中大概就像是日劇還是影片中那種綠綠的紙吧。

蓋上紙之後,麻醉師突然從嚴肅的教學口吻換成極溫柔的聲調抬頭對著我說「媽媽我們要打針囉~深呼吸,不要動喔~」,這聲音溫柔到我差點以為是別人要來幫我打針,那位差點被我捏斷手的護士也按住我的身體,下針的那一刻,從背脊傳到我腦海中的痛感讓我滿頭黑人問號「咦?痛感就這樣?怎麼一點都不可怕?」緊張又疑惑的同時我是真的完全不敢動,管他黑人問號滿頭飛,我也不願意被重打啊!再次慶幸自己有自費保溫毯,不然應該會抖到要重打…就在我快要麻掉抬不起腳的時候,我腦中想著的是「我又再一次被網路嚇怕了!」

趕緊在下半身麻掉前躺正,護士開始捏捏我的腿、腰、胸下圍、胸前,確認我麻掉的範圍和程度,開始剃毛、消毒、胸前架上一個鋪著綠布的架子後我完全就看不到我的下半身了,加上我近視800度,開刀房不能戴眼鏡進去,所以有一種模模糊糊的眼不見為淨感,知道大家很忙碌的做自己該做的工作,但是我看不清楚,只能從聲音辨識大家在幹嘛。

然後我看到熟悉的身影進來,是我的執刀醫生王亮凱,我睜著眼睛望向他眨呀眨的,我得說王亮凱醫生真的很溫柔,每一次產檢他都是很溫柔地替妳加油打氣給妳信心,他的聲音有安撫魔力,不管妳有什麼奇形怪狀的問題,他都很有耐心聆聽然後解釋,讓我完全地對他很信任,玻璃心很碎的孕媽咪很可以找他產檢,醫生走過來對我說聲加油,就開始執行他的專業了,這時聽到彷彿日劇般的場景,確認病患、確認手術名稱、確認開刀時間等等等,最後聽到護士:10點26分,醫生:開刀。

如果妳要問我剖腹是什麼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子宮有九層,我感覺到我的小腹被拉扯(我對朋友都說很像一條穿不上來的牛仔褲在妳大腿肉邊左右拉扯硬要穿上來的拉扯感)、感覺有東西被一層一層劃開、感覺小腹搖搖晃晃的、有東西被拖出去的感覺,那感覺持續好久好久,我還聽到醫生對著實習醫生說「這是脂肪,恩~有點多」,護士回著「她說她胖了14.8嘛,她本來40耶」,醫生你怎麼可以說出來啦哈哈哈,我其實孕前本來就有小腹了(愛吃火鍋養成的小肥腹),附上一張傷口照。

後來我聽到一聲哭聲,接著是幾聲很像啜泣很優雅的哭聲,我還以為小咪的哭聲會是嚎啕大哭的澎湃音量(真的是電視看太多了),護士清洗後抱來我眼前讓我看看小咪,看上去小小的、粉粉的,不知道她曉不曉得我是她媽,因為無菌的關係所以沒有趴在胸前的肌膚接觸或含乳,輕輕的吻了她的小額頭告訴她我是媽咪,但我沒有母愛噴發感動流淚。

後來看了小咪的出生時間才發現醫生動作好快,開刀到出生竟然只有三分鐘!算上清理胎盤、惡露、縫合的時間,先生說我開始到結束大概半小時左右,接著到恢復室觀察半小時左右吧,真的超累超想睡覺但是又睡不著,手上打點滴和術後止痛那些針讓我手痛的很不舒服,術後止痛真的要買,我自費的是三日內多重模式術後止痛(含藥材),打了上天堂,這個真的不要省。

回到病房後開始昏睡,一般來說都會發臉書報喜,但我根本沒那種體力,只想好好睡覺啊!(就一直拖到出院才發文報喜)要說剖腹痛嗎?剖完的當天我其實不怎麼痛,可能先生怕我突然痛醒,所以我有事沒事就預防性的按一下,反正有三天的量隨我按,起身也按、睡前也按,麻醉退了之後有按真的比較好睡,所以我沒有感受到非常痛的時候,只有體力非常差非常虛弱,這時候還沒有排氣(也就是放屁,打嗝不算)所以都還不能喝水進食,然後開始綁束腹帶。

剖完的隔天,6月18日我開始試著下床,想去親餵小咪的動力讓我好不容易坐起來,但是頭還是有點昏,坐在床邊一下子就又躺回去了,有綁束腹帶有差,一直記著瑜伽老師說千萬不能綁太緊,綁對位置傷口比較不會那麼痛,麻煩的是上廁所因為會跑位,都要拆掉重綁,6月18日很晚的時候我才有辦法下床讓先生推我坐輪椅去親餵小咪,護士說這對剖腹產的人來說算是很厲害了。

過不久護士來加了宮縮痛的止痛藥,感覺就是各種止痛打好打滿的感覺,打宮縮止痛劑比較有感,藥劑流過血管手上會有點酸酸麻麻的感覺,是有點不太舒服,而且親餵的時候宮縮痛真的很明顯,好險我點滴一直掛著…這天我還是沒有放屁,都是靠點滴來消除肚子餓的感覺,護士說若可以下床走動了可以情況走動幫助放屁。

6月19日我已經可以自己推著點滴架走,護士也驚訝我術後的恢復程度,聊了一下知道我有運動習慣後就一點也不驚訝了,這天我已經餓到想大哭,慶幸終於有放屁了!好不容易被允許喝點果汁,立刻訂了醫院的產婦餐來吃,只是都吃不多就是了。(原來產後身材像有五個月身孕腫腫胖胖是真的…)

6月20日我就尿管點滴通通都拔掉了,無管一身輕啊!

6月21日出院,傷口比較不痛,束腹帶也沒綁了,順便打了子宮頸疫苗第一劑,結束六天五夜的剖腹產住院之旅。

有人說自然產比較好,我相信很多媽媽都希望自然產,我一度也以為我可以自然產,畢竟費用省恢復快,但是剖腹產也沒有比較不好,雖然費用高(幸好我有保險可以理賠),又術後幾乎耗掉90%體力和元氣要日後慢慢調理恢復,不過哪個媽媽產後不需要好好調理恢復?加上小咪有自己的想法嘛,我的房子太小,她在肚子裡面已經好擠好擠了,妳能怎麼辦呢?就我自己感覺來講,剖腹產滿好的,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比去計較什麼產都好~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